产品搜索

产品搜索 Go

分子生物学Molecule Biology

Page Tools

  • 分享到更多
探秘国际分子生物学研究重镇

Page Tools

  • 发布日期:2014-03-27
成立50周年的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一直稳居国际该领域中心地位,并不断收获着科学诺贝尔奖…… 探秘国际分子生物学研究重镇

□方陵生 编译

今年,国际学术界的一件大事是EMBO(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成立50周年,一系列的学术纪念活动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安排,一批重量级的科学家将登台为之造势。

其实说起EMBO,包括EMBL(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全世界凡是这一行的无不知晓,这个会员数已达1600余人的学术团体一直在引领世界分子生物学前沿,这半个世纪来的科学诺贝尔奖有相当部分与这个著名机构有关。可就是这样一个学术机构也感受到来自北美和新兴经济体国家带来的压力,借纪念活动造势或也有鼓舞士气、再续辉煌的用意。而于我们而言,借此探究这样一个跨国学术团体何以能稳居国际分子生物学中心地位,可能更有现实意义。 ——编者



英国皇家学会现任会长保罗·纳斯:EMBO为我提供了 最重要的支持

1964年,一批杰出的科学家建立了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他们希望借此创建一个分子生物学领域的合作网。从那时开始,EMBO在一些重要的研究目标上给科学家的研究提供了最好的帮助,由此对欧洲生命科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EMBO半个世纪的成就值得庆贺,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庆祝活动,提高其应获得的知名度和支持。EMBO为科学家提供的重要帮助,让人们认识到该机构存在的价值,以及我们为什么要加强生命科学领域内的研究发现,以造福人类社会。

EMBO早期在雷蒙德·阿普尔亚德的领导下发起的一系列活动支持了青年科学家和科研领域内弱势群体的事业发展,推出了一系列高质量的同行评议期刊,开设了一些重要的培训课程,组织了一系列研讨会,设立了一个EMBO奖学金计划,以奖励国际公认的杰出科学家。自1964年以来EMBO给大约6000名博士后授予了奖学金。EMBO于2000年设立的青年研究人员资助计划是欧洲此类计划中最早的,帮助了300多名青年科学家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实验室,如今他们中许多人已经成长为杰出的科学家。EMBO还通过安置津贴计划支持青年科学家回归基础研究设施欠发达的一些欧洲国家。

对我个人而言,EMBO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它为我提供了培训机会,为我的实验室提供了一批博士后研究人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在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举办的DNA克隆课程,在我的早期研究生涯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该课程是由诺琳和肯尼斯·穆雷主持的,他们在开发最早获准供人类使用的基因工程疫苗——乙型肝炎疫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基因克隆培训课程的内容包括如何构建质粒和噬菌体载体,重组DNA分子,在细菌中生产蛋白质等。很多这样的工作如今都可以利用现成的工具包去完成,但在当时却不行。工作紧张而疲劳,但非常有启迪意义。

当时作为一名学习者,分子遗传学领域的讲座和大量的实践经验让我获益匪浅,之后我在英国苏塞克斯大学建立了我的第一个个人实验室,并在那段时期内从传统遗传学研究过渡到了分子遗传学的研究,EMBO的课程让我的这种过渡变得更为容易,我相信全世界许多科学家都有类似这样的EMBO体验。

今天,EMBO的核心成员由1600多位正式会员和准会员构成,其中包括了全世界最著名的一些科学家,为保证质量,EMBO的会员吸收和奖项颁发筛选程序都非常严格,并将继续以其一贯的方针来引导该机构的未来方向,包括从目标制定到支持研究,再到促进产生合理的科学政策。我希望科学家们就EMBO已经取得的成就和未来的目标,与公众、资助机构、政界人士、决策者等开展更广泛的交流。通过对EMBO在生命科学领域取得成就的宣传,我们将在未来的日子里,增加对科研的支持力度,扩大其活动范围,加强与国际科学界的联系与合作。

(本文作者保罗·纳斯为EMBO现任秘书长,英国皇家学会现任会长,2001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



EMBO新任负责人玛丽亚·拉普丁:EMBO广受称道的缘由 扶持年轻科研人员

玛丽亚·拉普丁2010年1月从德国科隆大学转入EMBO的所在地——德国海德堡的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成为EMBO的新一任领导人,拉普丁也是EMBO历史上第五任领导人。在接受《自然》访问时,她谈到对年轻科学家提供的培训和资助也是EMBO最受人称道的成绩。

EMBO如何为欧洲分子生物学家提供帮助?

最广为人知的可能是其科研资助项目,许多人都获得过这项资助,资助对象可为非EMBO会员的年轻科研人员,任何人都可以有这个机会。EMBO还组织研讨会,设立各种课程,它一直在做着很了不起的事情,例如,通过其建立的青年科学家计划,扶植年轻的科研人员。

欧洲生命科学家组织在欧洲有一个分子生命科学大会,2010年起由EMBO接管。我认为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举措,EMBO如今对于各个层次的研究人员都有所帮助。例如,东欧国家的科研人员可以申请安置津贴。巨额研究经费是不可能的——这在EMBO的能力范围之外——但它可帮助青年研究人员提升知名度。

我不打算对EMBO进行任何结构性的改革,因为我认为它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机构,但将会有大的拓展,这是必要的。

在对一些科研项目的资助上,EMBO将起到某种作用吗?

EMBO不是一个出资机构,不能像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那样提供大量经费。但我认为这对EMBO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EMBO没有必要提供大量研究经费,它提供的是一种支持网络或结构,而且我认为,它与一些大的研究委员会是一种独立与平行的关系。

EMBO在欧洲以外有什么影响,您对下一步的活动有什么计划?

我认为我们应该试着增加来自美国申请者的数量,当然,在印度和中国等地的发展前景也很好。我们已经开始了对这些地方的联系与接触,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更多的强化措施,一些联合研讨会、联合项目正在进行之中。我想我会努力去实现它。

EMBO不会建立某种基础设施,这不是它的职权范围。如果没有本国的意愿或支持能力,要推动这个国家的科技发展,已经超出了EMBO的能力。但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我们已经在这样做了,我们可以派出一些科学家提供帮助,非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已经合作做了很多的事情,特别是在对一些疾病的控制上。

您希望EMBO对哪些方面的政策产生影响?

我想与各国政府多沟通,向他们指出,我们有一群对分子生物学多个领域有深刻理解的科学家,分子生物学不再是象牙塔,它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多方面,政府和一些咨询机构应该充分利用这一点。

EMBO就干细胞研究和科研中实验动物的使用问题准备了备忘录和白皮书,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活动。我不能确定政府部门是否充分意识到,他们可以从一些像EMBO这样的专业机构中获得在这些问题上没有偏见的观点。

我认为在欧洲研究政策上,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是欧洲研究理事会(ERC)最近的资助计划。在这方面,EMBO一直是一个强大的合作伙伴:ERC对生物科学提供资助时,EMBO可提供咨询帮助,许多EMBO会员都参加过这类咨询活动。我想其他学术领域也有类似的机构。

您的研究领域是什么?

我从事的是细胞形态以及确定复杂细胞形态遗传途径的研究,我一直在观察果蝇胚胎早期和后期的细胞形态变化。我早期从事的是免疫学研究,通过斑马鱼实验观察先天免疫现象。我的研究兴趣非常广泛,我要好好考虑一下,是否能跟上科研的发展,目前对于这些领域内的发展我都非常看好,眼下还很难决定今后的研究重点。

在EMBO就职后,您还会继续自己的研究吗?

我没准备放弃我的研究,我非常热爱我的事业,我很清楚,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我在瑞士巴塞尔免疫学研究所时,我的导师弗里茨·梅尔彻斯是一位对工作非常投入的研究科学家。当时他作为研究所的主任,每天都有一段时间行政上的事都找不到他,原来他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很多时间都在实验室里,除了我们实验室的人,没有别的人可以接触到他。但我想这不会是我的工作方式。



发育生物学家塞德里克·布朗潘:满足好奇心是我研究的最大动力

塞德里克·布朗潘是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一位干细胞研究与发育生物学教授,其独创性的科研方法为他赢得了一系列的奖励,并于2012年发表了多篇引人瞩目的论文。在以下的采访中,这位EMBO会员谈到了自己的事业以及干细胞和癌症研究工作。

问:塞德里克,2012年对你来说是重要的一年,你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两篇论文,在《细胞》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被推选为EMBO会员,并被《自然》杂志评为年度十大科学人物之一。能谈谈你的成功因素吗?

答:科学,在水到渠成之时,总需要某种推动力,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们的许多项目在许多年前就启动了,例如,促使我入选《自然》杂志十大科学人物的是与肿瘤谱系追踪有关的一项关键性研究,这项研究成果描述了观察肿瘤生长期间,自然环境中的癌干细胞的一项新技术,这项技术开辟了癌症研究一种全新的途径,例如,现在其他一些科学家也在使用这一技术来观察药物治疗中癌细胞的抗药性。

2012年,我们还通过这种细胞跟踪方法来观察皮肤的损伤与修复,证明了干细胞对皮肤修复的重要性,这项研究的重要性还在于它为药物开发开辟了新的道路。

问:你能描述一下你正在进行的项目吗?

答:我的实验室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干细胞生物学和癌症生物学。在前一个领域内,我们正试图更精确地确定干细胞对乳房组织、前列腺组织和皮肤表皮等癌细胞发展的控制。我们想要更好地理解干细胞在癌症以及致癌基因表达中所起的作用。

我们正在观察研究癌干细胞在各种皮肤癌中的调节机制,例如,我们能阻止皮肤癌干细胞的更新吗?它们是导致癌症复发的原因吗?以及我们可以开发出让癌细胞变成不能分裂细胞的治疗方法吗?

问:自2009年开始,你就已经是隶属于EMBO的一位年轻的科研人员,今年当选为其会员。能谈谈EMBO的支持对你研究的影响吗?

答:EMBO对我的支持是强有力的。特别是对于一位年轻的科研人员,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在EMBO网络里的科学家几乎都互相认识,并形成一个个分组,参加部门会议,对于加强与欧洲优秀科研人员的联系特别有帮助。EMBO会员资格是对科学家的一种重要的认可。我还是EMBO杂志网络版编辑顾问委员会的成员,该杂志最近发表的关于干细胞和肿瘤干细胞的论文越来越多。这一机构是我职业生涯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让我引以为豪。

问:请问你的研究风格有何独特之处?

答: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进行克隆分析和谱系追踪来获取新的信息,这确实很独特。当我开始以谱系追踪来诠释癌症的细胞起源时,还没有人使用这种方法。我们最先研究的是皮肤组织,之后我们使用这种技术来观察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时,用的又是一种新的方式。

问:你个人的工作风格是什么?

答:要理解某样东西,我需要亲自观察,用我的双眼去观察是关键。我一般不太有耐心,不喜欢漫长的等待,但这也反映了我积极进取的热情。我常常急于想知道结果,想尽快知道某个实验可能带给我们的惊喜。

问:最能激发你灵感的是什么时候?

答:不在匆忙之际,也不在某个会议上,通常是当我独自一人冷静下来的时候。通常在晚上,我会思考回顾白天一天的工作,并试图理清下一个实验的头绪。最能激发灵感的时刻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问:促成你确定未来事业方向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答:我原先所在的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大学。来到洛克菲勒大学之后,看到科研界我的那些偶像们发表的一篇又一篇的论文,还有那些天才的博士后研究人员,都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促使和坚定了我想要在这样的科研环境中亲自体验挑战的决心。

问:你的下一个研究目标是什么?

答:我们未来的研究方向是想要确定调节癌干细胞的机制,开发新的方法来阻止癌细胞的生长和增殖,这一策略将有效治疗癌症。对于干细胞,我想要更好地理解,在细胞的正常生命周期内,是什么决定了更新与分化之间的平衡,我们还想知道在组织修复过程中细胞分裂方式的变化。



相关链接EMBO大事记(1964-2013)

1964

年7月12日,EMBO在瑞士注册为非营利组织,并指定了首批成员。

1965年

雷蒙德·阿普尔亚德被任命为EMBO的第一任执行秘书。

1966年

大众汽车基金会提供275万德国马克作为EMBO奖学金计划资金。

1970年

倡办欧洲分子生物学会议。

7月4日,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创始人约翰·肯德鲁爵士被指定为EMBO首任秘书长(见下图)。

1976年

3月31日,EMBO发表关于重组DNA技术的声明。

1982年

5月3日,EMBO的学术期刊(EMBOJournal)正式发行(见下图)。

1996年

EMBO会员网络启用,该网络为遍及世界的EMBO会员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同期启动的EMBO成员会议(EMBOFellows Meetings)使许多年轻科学家能分享年长科学家的经验。

1997年

1月2日,EMBO发起每年一度的科学与社会活动,旨在促进和推动与分子生物学有关的教育和公众对话。

2000年

EMBO报告(EMBOReports)发行,该报告涉及分子生物学各个领域,旨在提供更深的见识以影响科学和公众。

2000年

7月4日,青年研究计划启动。EMBO意识到欧洲分子生物学的未来有赖于青年科学家的素质,决定启动这一计划。

2005年

4月14日,EMBO发布在线出版、并由作者付费的杂志《分子系统生物学》。

2006年

12月,启动安置经费,旨在支持欧洲一些欠发达国家的分子生物学研究。2008年

10月9日,EMBO推出一本介于分子生物学和临床研究的杂志——《分子医学》。

2009年

8月29日,首次EMBO会议在阿姆斯特丹召开,1300位科学家与会。2011年

EMBO发布其科学政策报告,该报告侧重于欧洲的生命科学。

2013年

12月15日,集合了多本杂志和会议文集的EMBO出版平台(EMBOPress)启动。
 

Footer Navigation

Universal Navigation

Site Support

Copyright & Privacy

  • © 北京兰博利德商贸有限公司
  • English